分享

西黑冠长臂猿 拉丁学名:Nomascus concolor IUCN濒危级别:濒危(EN) 特征: 西黑冠长臂猿是一种中型长臂猿,身体矫健,前肢明显长于后肢。雌雄异色。雄性全身黑色,头顶有短而直立的冠状簇毛;雌性背部呈灰黄、棕黄或橙黄色,胸腹部是浅灰黄色,常染有黑褐色,头顶有菱形或多角形黑褐色冠斑。西黑冠长臂猿是我国长臂猿中分布最广且数量最多的一个种。

长臂猿

白掌长臂猿 拉丁学名:Hylobateslar IUCN濒危级别:濒危(EN) 特征: 白掌长臂猿的面部为棕黑色,但是手、脚的毛色很淡,远望时近似白色,所以也叫白手长臂猿,此外自眉的边缘经面颊到下颌有一圈白毛形成的圆环,把脸部勾勒得十分醒目。白掌长臂猿雌雄两性均有浅色和深色型,不同亚种之间色泽有所变化。白掌长臂猿共分化为4个亚种,我国仅有云南亚种,1964年才被我国学者命名,是我国长臂猿中数量最少的一种,目前在我国可能已经灭绝。

长臂猿

海南长臂猿 拉丁文学名:Nomascus hainanus IUCN濒危级别:极危(CR) 特征: 海南长臂猿为中型猿类,身体矫健,前肢明显长于后肢。雌雄异色。雄性通体黑色,体型比母猿略小,头顶有短而直立冠状簇毛,如怒发冲冠状;雌性全身金黄,体背为灰黄、棕黄或橙黄色,头顶有菱形或多角形黑色的冠斑,恰似戴了顶女式黑帽。海南长臂猿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,目前种群数量不足20只。

长臂猿

东黑冠长臂猿 拉丁学名:Nomascus nasutus IUCN濒危级别:极危(CR) 特征: 东黑冠长臂猿为中型长臂猿,身体矫健,前肢明显长于后肢。雌雄异色。雄性全为黑色,胸部有部分浅褐色毛色,头顶冠毛不长;雌性背部呈灰黄、棕黄或橙黄色,脸周有白色长毛,头顶冠斑面积较大,通常能超过肩部,达到背部中央,胸部有部分浅褐色毛发。全球数量大约110只,中国分布有20只。

长臂猿

东白眉长臂猿 拉丁学名:Hoolock leuconedys IUCN濒危级别:濒危(EN) 特征: 白眉长臂猿有两种,我国为东白眉长臂猿。雌雄异色。雄性褐黑色或暗褐色,左右两条白色眼眉不相连接;雌性大部呈现灰白或灰黄色,眼眉颜色更为浅淡。上世纪50—60年代,白眉长臂猿在云南西部有较广泛的分布和较多数量,仅腾冲县就有数百群,总数不少于500只。目前仅存于高黎贡山保护区、腾冲猴桥镇、盈江苏典和支那乡,数量100—200只。

长臂猿

白颊长臂猿 拉丁学名:Nomascus leucogenys IUCN濒危级别:濒危(EN) 特征: 白颊长臂猿的躯体纤细、四肢较长。雄性黑色,两脸颊各有一大块白斑,头顶部的簇状冠毛显得尖长而明显。雌性灰黄、棕黄或橙黄色,胸腹的黑褐色比较稀少。上世纪50—60年代,白颊长臂猿在云南南部分布有较多数量,在勐腊县城都能听到长臂猿的叫声。而目前该物种在中国已经濒临灭绝。

长臂猿

藏羚羊——穿越青藏铁路迁移通道的精灵 在穿越青藏高原的旅程中,我们都渴望能够看到青藏高原的特有动物——藏羚羊。偷猎藏羚羊的现象加强了人们对环境以及对动物的保护意识,在青藏铁路的修建过程中同样考虑了保护藏羚羊的问题,为减轻青藏铁路对野生动物活动的干扰,特意为它们留出穿越铁路的迁移通道。这是我国在大型工程中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。在6月和8月,乘火车常可以在可可西里一带发现它们的身影。摄影/奚志农

植被的比较

黑颈鹤父母带着一对幼鸟生活在湖边,小鸟会趁夏季在这里长到羽毛丰满,冬季再向南迁徙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作者王子昭在青海湖边度过了一个不寻常的暑假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我与奚志农老师配合,从不同方向靠近黑颈鹤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每当有人靠近,这对红脚鹬就会边飞边大叫,它们是在警告同类,有“敌人”入侵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普氏原羚是比藏羚羊还稀少的野生动物,它们背后是青藏铁路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老师支起长焦镜头,寻找下一个“目标”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小黑颈鹤一身浅黄色的绒毛,躲在草丛里不好辨认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湖畔的湿地,生活着几只天鹅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青海湖畔的草地上开满了野花,景色很美。

青海湖畔的荒野暑假

可可西里:愈残酷愈美丽

阳光下的罪恶 如果你还不了解藏羚羊的故事,请你看看这张图片吧。晴朗的日子,阳光照射在可可西里的冻土上。远山如画,蓝天如洗,但是眼前的场景却令人怵目惊心:被枪杀后的藏羚羊头颅突兀地被遗留在荒原上,像是在诉说着不幸的身世。气氛无比悲壮,催人泪下。这不是电影,而是真实。

可可西里:愈残酷愈美丽

高原武士 雄藏羚羊头上一对超过半米、利剑般的长角是它们最重要的武器。10月下旬,可可西里入冬后,这些孤傲的高原武士,换上白色战袍,面带黑色面具,和雌藏羚羊在一起传递它们最优秀的基因。到了第二年的夏天,雌藏羚羊聚集在一起,迁徙几百公里到无人区的腹地,产育它们的幼崽,而雄羊却跑到山里或其他地方消夏避暑去了。民间传说,藏羚羊的腹腔内长有一对气囊,可以使它奔跑如飞,现在科学家已经证实这只是人们一种美好的想法罢了。

永远在路上的藏羚羊

可可西里卓乃湖边的藏羚羊群 这里恐怕是藏羚羊最著名的产羔地。除了这里,藏羚羊还会去太阳湖、乌兰乌拉湖、西藏阿里地区黑石北湖以北等地产羔。对于藏羚羊的迁徙,人们有着种种猜测:是这里的丰美水草吸引了它们,还是植物里富含磷,母羊吃了草后的奶水有利于小羊的生长?或者是一种以前为了躲避洪水和大雪的遗留行为呢?对于这些猜测,西北高原生物所的专家正在进行细致的调查,也许不久的将来,这个未解之谜会真相大白。

永远在路上的藏羚羊

推荐谈资